当前位置: 首页 >> 诗经名句>>

诗经·小雅·节南山之什 注释翻译及全文赏析

来源:宋唐词网      2019-08-28 16:43:31
诗经·小雅·节南山之什 注释翻译及全文赏析

第四节 节南山之什
  本节包括 节南山、正月、十月之交、雨无正、小旻、小宛、小弁、巧言、何人斯、巷伯 共 10 篇作品。
第一篇 节南山

  节彼南山,维石岩岩。赫赫师尹,民具尔瞻。忧心如惔,不敢戏谈。国既卒斩,何用不监!
  节彼南山,有实其猗。赫赫师尹,不平谓何!天方荐瘥,丧乱弘多。民言无嘉,憯莫惩嗟!
  尹氏大师,维周之氐。秉国之均,四方是维。天子是毗,俾民不迷。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师。
  弗躬弗亲,庶民弗信。弗问弗仕,勿罔君子。式夷式已,无小人殆。琐琐姻亚,则无膴仕。
  昊天不佣,降此鞠讻。昊天不惠,降此大戾。君子如届,俾民心阕。君子如夷,恶怒是违。
  不吊昊天,乱靡有定。式月斯生,俾民不宁。忧心如酲,谁秉国成?不自为政,卒劳百姓。
  驾彼四牡,四牡项领。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
  方茂尔恶,相尔矛矣。既夷既怿,如相酬矣。
  昊天不平,我王不宁。不惩其心,覆怨其正。
  家父作诵,以究王讻。式讹尔心,以畜万邦。

第二篇 正月

  正月繁霜,我心忧伤。民之讹言,亦孔之将。念我独兮,忧心京京。哀我小心,癙忧以痒。
  父母生我,胡俾我瘉?不自我先,不自我后。好言自口,莠言自口,忧心愈愈,是以有侮。
  忧心茕茕,念我无禄。民之无辜,并其臣仆。哀我人斯,于何从禄?瞻乌爰止,于谁之屋?
  瞻彼中林,侯薪侯蒸。民今方殆,视天梦梦。既克有定,靡人弗胜。有皇上帝,伊谁云憎。
  谓山盖卑,为冈为陵。民之讹言,宁莫之惩。召彼故老,讯之占梦。具曰予圣,谁知乌之雌雄?
  谓天盖高,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蹐。维号斯言,有伦有脊。哀今之人,胡为虺蜴?
  瞻彼阪田,有菀其特。天之扤我,如不我克。彼求我则,如不我得。执我仇仇,亦不我力。
  心之忧矣,如或结之。今兹之正,胡然厉矣?燎之方扬,宁或灭之。赫赫宗周,褒姒灭之。
  终其永怀,又窘阴雨。其车既载,乃弃尔辅。载输尔载,将伯助予。
  无弃尔辅,员于尔辐,屡顾尔仆,不输尔载。终逾绝险,曾是不意。
  鱼在于沼,亦匪克乐。潜虽伏矣,亦孔之炤。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
  彼有旨酒,又有嘉殽。洽比其邻,婚姻孔云。念我独兮,忧心慇慇。
  佌佌彼有屋,蔌蔌方有谷。民今之无禄,天夭是椓。哿矣富人,哀此茕独。

第三篇 十月之交

  十月之交,朔月辛卯,日有食之,亦孔之丑。彼月而微,此日而微。今此下民,亦孔之哀。
  日月告凶,不用其行。四国无政,不用其良。彼月而食,则维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烨烨震电,不宁不令。百川沸腾,山冢崒崩。高岸为谷,深谷为陵。哀今之人,胡憯莫惩。
  皇父卿士,番维司徒。家伯维宰,仲允膳夫。棸子内史,蹶维趣马。楀维师氏,艳妻煽方处。
  抑此皇父,岂曰不时。胡为我作,不即我谋。彻我墙屋,田卒汙莱。曰“予不戕,礼则然矣。”
  皇父孔圣,作都于向。择三有事,亶侯多藏。不慭遗一老,俾守我王。择有车马,以居徂向。
  黾勉从事,不敢告劳。无罪无辜,谗口嚣嚣。下民之孽,匪降自天。噂沓背憎,职竞由人。
  悠悠我里,亦孔之痗。四方有羡,我独居忧。民莫不逸,我独不敢休。天命不彻,我不敢傚,我友自逸。

第四篇 雨无正

  浩浩昊天,不骏其德。降丧饥馑,斩伐四国。旻天疾威,弗虑弗图。舍彼有罪,既伏其辜。若此无罪,沦胥以铺。
  周宗既灭,靡所止戾。正大夫离居,莫知我勚。三事大夫,莫肯夙夜。邦君诸侯,莫肯朝夕。庶曰式臧,覆出为恶。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如彼行迈,则靡所臻。凡百君子,各敬尔身。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戎成不退,饥成不遂。曾我暬御,憯憯日瘁。凡百君子,莫肯用讯。听言则答,谮言则退。
  哀哉不能言,匪舌是出,维躬是瘁。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处休。
  维曰于仕,孔棘且殆。云不可使,得罪于天子。亦云可使,怨及朋友。
  谓尔迁于王都,曰予未有室家。鼠思泣血,无言不疾。昔尔出居,谁从作尔室?

第五篇 小旻

  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谋犹回遹,何日斯沮?谋臧不从,不臧覆用。我视谋犹,亦孔之邛。
  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谋之其臧,则具是违;谋之不臧,则具是依。我视谋犹,伊于胡厎。
  我龟既厌,不我告犹。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如匪行迈谋,是用不得于道。
  哀哉为犹,匪先民是程,匪大犹是经,维迩言是听,维迩言是争。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
  国虽靡止,或圣或否。民虽靡膴,或哲或谋,或肃或艾。如彼泉流,无沦胥以败。
  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它。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分隔线----------------------------
作者